注意:这些疾病不需要输液治疗!

导读:目前,在卓正医疗,发热或者确认为肺炎的孩子几乎都是采取口服药物、雾化治疗等方式,用药时能选择口服的不选择肌肉注射,能肌肉注射的不选择静脉输液。


日前,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发布了《关于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在基层医院,53种常见病多发病门、急诊原则上不采取静脉输液治疗,这无疑为常见疾病的规范化治疗提供了支持和保障。


目前,在卓正医疗,发热或者确认为肺炎的孩子几乎都是采取口服药物、雾化治疗等方式,用药时能选择口服的不选择肌肉注射,能肌肉注射的不选择静脉输液,只有规范化治疗才更符合我们对健康的诉求。这里,笔者就这份通知中“不需要输液”的部分内科疾病一一进行解读。


输液有什么坏处?


据统计,中国人每人每年平均要输9瓶液,如此大量输液的背后存在滥用的嫌疑。在不需要输液的情况下,输液治疗只会带来弊端。


首先,输液不方便。因为输液至少要在医院待着,有时候一天需要去几次医院,哪有喝一杯水吃点药方便?


其次,输液花费大。笔者印象中,似乎除了极少数几种抗生素如利奈唑胺口服制剂和静脉制剂价格差不多以外,其余的药物静脉制剂几乎都是口服制剂价格的5-10倍。


第三,输液增加痛苦和感染风险。输液穿刺的时候有痛感,尤其是小孩的血管本来就细,若一次不成功,反复的穿刺对孩子和家长都会带来痛苦;输液本身是一种有创的操作,在无菌条件没做好的情况下,可能出现由输液导致的感染。笔者就曾遇到过一例右心感染性心内膜炎,最后推测病因可能是反复输液造成的。


另外,输液带来的过敏反应往往比同样的口服药物过敏反应严重得多,这是因为大量的药物迅速刺激肥大细胞释放组胺所致。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这些内科疾病不需要输液治疗?


上呼吸道感染:普通感冒、病毒性咽喉炎

这一大类疾病不需要输液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均为病毒性感染引起,而输液常常输的是抗生素,抗生素对病毒是没效的。有人可能会说病毒感染输点病毒唑不行吗?实际上,病毒唑(学名:利巴韦林)早被证实对上呼吸道病毒感染、疱疹性咽峡炎是没有用的,其唯一的全身用药指征是丙型肝炎。


急性气管支气管炎,体温38℃以下(成人)

急性支气管炎表现为咳嗽、咳脓痰,但通常没有发热,如果体温超过38℃,要首先排除有没有肺炎的可能。在体温正常时,即使咳脓痰,一般也不需要输液,因为90%的病因是各种病毒感染,只有不到10%的病因是百日咳、支原体、衣原体感染。


换句话说,急性支气管炎使用抗生素最主要的指征是临床诊断百日咳时,如果考虑支原体、衣原体感染也可使用。尽管我们小时候都打过百白破疫苗,但抗体的有效性一般不超过12年,所以大部分成人其实处于百日咳易感状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诊断标准,咳嗽超过2周、除外其它原因,伴有痉挛性咳嗽、咳嗽后呕吐、鸡鸣样咳嗽这三项表现之一就可以临床诊断百日咳了。无论是百日咳、支原体、衣原体,其所选择的药物都是一样的,而且口服就能达到很好效果了。


支气管哮喘处于慢性持续期和缓解期

这个指征提得特别的科学和严谨。哮喘的管理很重要,大部分情况下哮喘的治疗都是以吸入治疗和口服药物为主的。即使哮喘急性加重期,治疗上也是首先选择吸入beta2激动剂治疗,在效果不佳或病情特别重的情况下才考虑加用全身激素治疗,这里的激素既可以口服也可以输液,如果病情较重,大部分医生会选择输激素治疗。


高血压亚急症

这个名词稍显不严谨,因为高血压的危急情况分为两种:高血压急症(emergency)和高血压危症(urgency)。高血压急症是指血压急剧升高,伴有脏器功能损伤,比如出现了主动脉夹层,这种情况下要紧急降压,口服药起效可能偏慢,需要静脉输注降压药。


“不输液名单”所述的高血压亚急症应指的是高血压危症,这种情况下一般不需要静脉输注降压药迅速把血压降下来,而使用口服降压药在48小时内把血压降到目标水平。既然高血压亚急症都不需要输液,一般的高血压就更不需要输液了。输液降高血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单纯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单纯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若没有合并溃疡、胃癌家族史、慢性消化不良等状况时,是否治疗需要和患者共同决策,更别说输液治疗了。即使需要治疗,也是口服药物为主。口服的四联治疗已经有了相当好的疗效,治疗需要14天,若是输液的话,难不成要输14天?


急性膀胱炎

急性膀胱炎是让不少女性受累的一种疾病,大部分的表现是尿频尿急尿痛,还有些人可能会出现尿血,患者可能感到很害怕。但是,这种病往往也很好治疗:一是多喝水让尿液冲刷膀胱排出细菌,二是目前很多抗生素都是从尿液中排出,即使口服抗生素也在尿中有很高的浓度,疗效往往非常好。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泌尿系感染抗生素选择考虑的比较多的不是疗效的高低,而是药物抗菌谱的宽窄,在同样疗效的情况下,选择窄谱的抗生素,对避免广谱抗生素滥用有重要意义。


总之,我们提倡,对于疾病应该遵循规范和个体结合的原则,用药应谨慎而果断,能用无创手段(如吃药、雾化)解决的问题就尽量不用有创手段(如打针、输液)。疾病是痛苦的,解除疾病的手段尽可能地少些痛苦,是医生求索的方向。